心內心外
(http://blog.hellokitty.com/edon)
過去與今天的一齊

Archive for April, 2010

弱點

Thursday, April 29th, 2010

港樂請小提琴手, 有一刻衝動真的申請, 但當冷靜下來細想, 打消了這個念頭.

學小提琴已多年, 最大問題是當對著別人拉琴時, 總是很驚惶, 效果尤如一個新學者一樣, 被老師罵了很多次驚什麼, 自己也不知道為何會如此, 老師老是叫我上街練琴, 但我怕警察拉呢!

真的很想找朋友做我的聽眾, 但不知誰會肯這麼偉大犧牲, 同時找地方也是一個問題, 誰有緣看到兼想做白老鼠, 請找我報名, XD!

湊巧?

Tuesday, April 27th, 2010

一早起來, 想列印旅行地圖, 可惜, 列印機不動, 應該壞了, 這部機買了2年多, 用了很少次數, 那麼快壞架!

估計是火牛壞了, 於是決定攞埋相機出街影相及尋找火牛, 去到三棟屋博物館, 撞正休館日, 食了閉門羹, 很飽!

img_8913.JPG
只能望門輕嘆

img_8917.JPG
不甘心, 決定往海傍影番幾張, 但效果強差人意!

img_8918.JPG
水母

img_8925.JPG
不准進入, 惟有兵行險著

之後想往中銀開個綜合理財戶口, 原來這間銀行沒有此戶口, 若想做到符合我的要求, 起碼要開3個戶口, 太煩了, 已經不曉得理財, 還要搞那麼的戶口, 惟有作罷, 要再向人請教!

一天裏遇上這樣的事情, 是湊巧? 還是我太…… XD

All about steve

Monday, April 26th, 2010

昨日無意中在影碟鋪租了這套戲來看, 原以為只是一套愛情片, 到最後郤發覺講的是不要為任何人改變自己, 人的一生是要找志同道合的人, 很認同這個理念.

某程度上和女主角有點相似, 女主角喜歡說話, 簡直就是人肉百科全書, 上至天文, 下至地理, 不斷將知識向身邊的人說; 我沒有她的學識廣博, 所以每事問, 問題人一名, 究意身邊的朋友, 跟我這個問題人一齊, 是否覺得很煩? 當中有些已証明, 頂不順我, 遠離我; 但亦有大部份都和我說, 我一向如此, 他/她們覺得我只是將當時想到的, 亳不隱瞞問出來, 就像小孩子一樣, 無可否認, 一直在他/她們的庇護下, 感覺上沒有長大過似的.

如電影一樣, 拒絕改變, 頂得順我的人, 我會繼續如此, 你們要有心理準備呀 ^_^ ; 頂不順我的人, 或者你們和新朋友較投契, 不打緊, 我仍會記著你們曾經對我好的事情, 有咩事, 仍會努力助你們的.

在音樂方面, 我還是要努力尋找志同道合的人!

讀電腦而不識整電腦的人

Friday, April 23rd, 2010

我是讀電腦出身, 對於寫web system 完全可以應付自如, 可惜, 當電腦有問題時, 郤完全不懂維修; 今天用了個幾小時搞部腦, 可惜, 始終不動.

幸好, 還可以用朋友借來的netbook來上網, 周圍問人, 花了一個上午, 得不到答案, 正在苦惱時, 其中一位朋友覺得是display card 鬆了, 於是我開始嘗試整, 打開部機, 不知那卡是display card, 惟有將所有card 拔出, 再插回, 估不到, 電腦居然得番, yeah!

朋友, 感謝你今天2次的幫忙, 若有一天你不理我, 我都唔知點算, 還是要有心理準備先! :)

係呀, 又去德國

Thursday, April 22nd, 2010

朋友們知道我辭了工, 問我將會做什麼, 我說去德國, 個個即時的反應都是:又去德國? 我心想: 唔得咩!

以前很喜歡日本, 貪多新奇事物, 但太多香港人去日本了, 到處也聽到廣東話, 現在日本比我的感覺是, 一個香港人泛濫的地方.

所以近幾年, 我喜歡去一些比較少香港人/亞洲人的地方, 而德國更是我頭號至愛, 因為除了風景靚, 那裏出了很多有名的composer, 每逢6月, 更舉行Bach Festival, 這個巴哈節, 幾年前已想去, 今年終於有機會實行; 今次的旅程, 大城市只會到訪柏林, 其他都選擇小鎮, 一來怕見到香港人, 二來, 小鎮更能體驗德國民風.

現只希望冰島火山快些停, 否則, 將會影響我的旅程呀!

行山日

Wednesday, April 21st, 2010

星期天, 原打算參觀好好音樂日, 被朋友的表嫂邀請, 去了行山; 是日有8人一齊行, 當中3個是玩毅行者, 其餘都行慣山, 只有我是初哥, 加上沒有行山鞋及沉重裝備, 要趕上他們, 實在不易, 所以相也影的不多.

是日由大埔新屋家出發, 他們原打算行針山, 但天雨路滑, 況且我的鞋頂不順, 所以改行城門水塘, 再行不知的路徑, 最終差不多行到去深水埗, 全程在五個鐘之內完成, 都不差啦, 對於一個初哥來說, ^_^

img_8769.JPG
感覺像歐洲的草原

img_8804.JPG
城門水塘?

img_8822.JPG
小猴子抓住媽媽

img_8838.JPG

img_8844.JPG
撈魚?

img_8854.JPG
荒廢的戰壕

img_8862.JPG
雖然不准小便, 但仍傳來一陣陣尿味囉; 突然覺得sony ericsson電話好, 因為有燈, 否則不能參觀戰壕

img_8869.JPG
猴多勢眾

img_8877.JPG
img_8894.JPG
img_8906.JPG

下次有機會都要出席, 當做運動, 但若有得行慢d, 等我影吓相, 就更好了!

我獨看 - Sarah Chang plays Bruch

Tuesday, April 20th, 2010

一直都較喜歡Bruch 的 voilin concerto, 今次港樂找來 Sarah Chang演奏, 縱然沒有伴, 仍要去看.
img_8744.JPG

dsc03423.JPG
由於知道這個concert 的時候, 票已發售了一段日子, 所以今次坐的位置不太好.

開首是John Adams - The Black Gondola, 現代嘢, 不懂欣賞, 亦不甚喜受, 老師講得對, 我是古老人, 越舊的曲越喜愛; 跟住是Bruch 的 Violin concerto No. 1 in G minor, 演奏者當然是Sarah Chang, 她的演譯實在無得彈, 但個人還是喜歡鄭京和的演譯, 可惜我認識得她的時候, 已經收山了, 沒有機會親身一睹其風采.

最後是Brahms 的 Symphony No. 1 in C minor, 第一次親眼看見指揮不用睇譜, 連譜架也收走了, 相信Andreas Delfs 對這首曲非常了解, 我估他可以由尾背番上頭, 這首曲, 他指揮得淋漓盡致, 幸好, 我沒有錯過這場音樂會; 可惜隔離2個操國語的男女, concert 期間不斷談話/說笑, 令我忍不住要怒望他們, 以令他們收聲, 點解要比錢入場傾計呀, 一個高質素的演奏會, 沒有好質素的聽眾, 中國人係咪要再教育呢?

img_8764.JPG
既然 Sarah Chang 難得來到香港, 當然要攞她的簽名啦, 很開心呀! 

dsc03428.JPG
攞簽名, 又想影相, 問人借咗部dc 仔, 之前無試用, 搞到好”呢hea”, 得一張見得人

文化中心始終不及歐洲的concert hall, 聲音不夠震撼, 這是惟一的不足處, 期待再有適合的演奏會.

天使初哥

Saturday, April 17th, 2010

昨天的一件小事, 令我醒悟, 原來人在沮喪的時候, 有朋友的關心, 就算很細微, 只要觸到要害, 都會即時痊癒.

所以由今天起, 我要關心身邊的每位朋友, 就當我是八卦, 但希望能成為你們的沮喪治療者.

朋友們, 我要成為你們身邊的天使, 可唔可以比個機會我呀?

結束

Saturday, April 17th, 2010

再一次離開一間公司, 沒有通知任何同事, 靜悄悄的走, 乎合我的個性, 同事們, 星期一不見我, 不要驚訝, 你們其實應該都心裡有數, 希望日後有機會再一齊玩啦!

感激

Friday, April 16th, 2010

沒有向好友們提過這星期複雜的心情, 可能你們從我的msn pm 中感覺到, msn 和我對話起來:

昨天放工前, 無端端收到:
友: 我走了, 出面落雨呀, 記得攞遮呀!

今朝:
友: 今日last day 喎
我: 係呀, 但都仲有好多嘢做, 做死人
友: 下星期開始你咪free 囉, 可以去影相
我: 我都諗住周圍影, 但得自己一個, 驚悶
友: 你過嚟荃灣搵我食lunch 啦
我: 係咪你請先
友: 你過到嚟咪知囉

明知你會請, 但總貪得意問, 就算你唔請, 都感謝你主動抽空同我食飯啦; 這微細的事情, 已令我心情好轉起來, ^_^